阿西里弗站的据守

阿西里弗站的据守

——与蒙内铁路一同 度过的200多天

□金 正

播送 传来“上行列车挨近 ”,等候多时的阿西里弗站接车员伊弗雷姆·穆古罗和他的中国师傅戴伟刚立刻起身脱离 行车室。

穆古罗拿着信号旗,向前开路;戴伟刚手持对讲机,紧随其后。二人穿戴整齐、脚步 从容地走到站台指定方位 ,确认过一列货车货品 一切正常后,才一同 返回行车室。

接车员的工作就是接发列车。“当列车挨近 时,我们就要接车并监督 列车运转 ,一旦发现紧迫 状况 要及时拦停列车。”43岁的戴伟刚告诉 笔者。

上一年 11月1日,由中国路桥公司承建并运营、连接肯尼亚东部港口城市蒙巴萨与首都内罗毕的蒙内铁路增开一对客运列车。新增列车沿途停靠7个站点,最接近 内罗毕的阿西里弗就是其间 一站。随后,蒙内铁路还开通了货运事务 ,均匀 每天开行货品 列车7对。半年多以来,像接发列车这样的作业,戴伟刚均匀 每天都要重复十余次。

出国前,戴伟刚曾是哈尔滨铁路局(现为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齐齐哈尔车务段富海站的一名值班员,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为“戴工”。一家三代都是铁路人的“戴工”曾一度认为自己会在东北老家干到退休。直到有一天,一份蒙内铁路的招聘函改变了他的日子 。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说真话 ,这句盛行 语对我触动挺大的。当时一听到可以在海外工作的音讯 ,我就毫不犹豫地报名了。”“戴工”笑着说道。

在曾经 的三个多月,阿西里弗站只有“戴工”一名中国值班员,他一个人要管理9名肯方员工,其间 包括3名接车员和6名客运员。

5时45分起床,6时抵达 车站查看 设备,8时22分从内罗毕出发的客车到站,9时参加电视会议,12时39分从蒙巴萨出发的客车到站……戴伟刚每天的时间组织 精确 到分钟。他只能趁着正午 前轨道养护的一个多小时,火速跑到车站附近 的日子 区准备午饭和晚饭,然后工作至21时才干 休憩 。

除了不像国内车站有直接的后勤保障,关于 戴伟刚而言,初来乍到时面对 的另外一 大应战 就是和肯方员工的言语 交流 问题。

“来肯尼亚之前,我的英语差不多快忘光了。”戴伟刚告诉 记者,他特别 从国内带来一些英语教材,每天通过翻译软件向肯方员工学习英语。“这些员工之前都受过理论培训,实践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只需 略微 比齐截 下就能够 了解 。现在,我们简略 的日常交流底子 没问题。”他的语气中走漏 出自信。

笔者和“戴工”交流时发现,他具有东北人特有的爽朗和热衷,喜欢和他的肯尼亚员工们“唠嗑”。“我们在别人 的国家工作,即便 作为管理者,也需要尊重对方的文化和习俗。假如 你都不去交流 了解,怎么让对方信服你呢?”

“戴工”在拉近同当地人之间间隔 的努力也得到肯方员工的认可。“戴师傅第一天就记住我们所有人的名字。”本年 31岁的客运售票员汉娜·姆旺吉说,“有时分 他发现我们对乘客说话有些不耐性 ,会劝说我们改善 情绪 。他比我们对当地人还要热心友爱 ,这让我们深受感动!”

虽然戴伟刚待人随和,但当过兵的他对工作要求却很严厉 ,这一点令接车员穆古罗深有体会。“戴师傅告诉 我们,上班时间有必要 全神灌输 ,眼睛时刻盯着电脑屏幕以查看每一辆列车的进路序列。”穆古罗说,行车室就像车站的“大脑”,有必要 保证每一趟列车安全有序地进站、停靠、出站。

“每次只需 看到当地老群众 兴奋地在站台上摄影 合影,并向我称誉 蒙内铁路列车是多么的快捷、安全、准时,我就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在戴伟刚看来,他们的工作虽然不那么耀眼,但可贵的地方 就是一直 守护着旅客的出行,守护着列车安全行驶到下一个用意地。

截至本年 5月31日,蒙内铁路安全运营365天,累计发送旅客近135万人次,其间简直 没有呈现 过严峻 晚点状况 。

“我比爷爷、父亲要幸运,可以赶上中国铁路借‘一带一路’出海的好机遇 。可以 成为蒙内铁路的见证者和参加 者,我感到十分 幸运 和骄傲 。”远方的列车在视野 中逐渐明晰 ,“铁三代”戴伟刚的眼神充满了笃定。

《中国国门时报》